学者夏威廉认为,美国改变战略模糊政策将影响整个印太地区   图:撷取自网路

美国长久以来对台海问题一贯採取的「战略模糊」(Strategic Ambiguity)的政策,近年来因中国在世界许多角落以及各种国际场合的行径,已经逐渐不被看重;取而代之的,是「战略清晰」(Strategic Clarity)。《亚洲时报》(Asia Times)本週稍早刊登曾经于2017年到2018年在上海复旦大学台湾研究所担任复旦讲座研究员的夏威廉(Bill Sharp)的一篇文章,指出台美关係的日趋密切将会对世界带来改变。

夏威廉指出,战略模糊始于1954年至1955年台海危机。当时美国与台湾签署了「共同防御条约」(MDT)。但美方从来没有打算让这个条约成为一个战争协议,而是旨在提高台湾的士气,并藉此把蒋介石的手脚绑起来,因为蒋总是诡计要让美国被牵扯到他打回大陆的行动。

当时的美国总统艾森豪(Dwight Eisenhower)和国务卿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s)既不信任老蒋也不信北京。因此,他们在条约中建立了战略模糊性,以使台北和北京对于一旦台湾海峡的军事冲突,美国究竟会採取什幺行动,都只能揣测。从那时起,美国历届政府都採用了这种战略模糊。 1980年「共同防御条约」废止后,美方在「台湾关係法」放进了同样的精神。夏威廉指出,美方后来也以「战略模糊」来对付陈水扁(2000年至2008年任职)。正如美国明白蒋介石希望美国支持他重返中国一样,美国也担心陈水扁试图让美军被捲入两岸局势以推动台湾独立。从未确定美国的反应,战略模糊有助于防止蒋和陈的冒险主义。并且也向北京发出信号,表示美国不会支持蒋或陈的行动,同时让北京猜测一旦夺取台湾时,美国可能会对台湾提供什幺援助。 然而,儘管战略模糊有积极影响,这个政策还是加剧了台湾人对美国的承诺不信任。攸关美台外交和国防关係的重要文件中,某些措辞让台北对于美国承诺的产生不确定性。大多数不确定性涉及军售 - 特别是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的持续时间,对防御性与攻击性武器定义的不同看法,军售的频率,以及美国在决定将哪种武器卖给台湾等等,都不确定。 晚近事态改变。美国的地缘战略利益和最近的美国立法,都显示出战略模糊越来越不被在乎,取而代之的是对台湾更明确的支持。

夏威廉指出,当中国在印太地区扩张威胁到美国的利益时,美国也正在强化自己在该地区的战略、巩固其立场。在这种状况下,台湾的战略地位就取得新的重要性。台湾一旦遭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控制,将使中国在第一岛链上具有更强大的影响力,通往第二岛链的海上通道,最终成为通往西太平洋的门户。台湾现在已经不再被排除在美国对该地区的关键政策之外,而被视为美国国防战略中的重要角色。

川普政府2017年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已经指明台湾对美国的重要性,在那之后,川普又签署了《台湾旅行法》 、《亚洲再保证倡议法》,目前在国会审议中的还有《2019年台湾保证法》,前一届国会曾提出的《2018年台北法》还有可能在本届国会中被重新提出,这些法案内容都是要强化美台安全经济关係,此外,《2019年美国国防授权法》及不久前已通过参、众两院表决的《2020年国防授权法》,都有条文支持加强美台防务合作,并确认《台湾关係法》及「六项保证」同为美台关係的重要基石。

夏威廉指出,战略模糊性的重要性下降以及美国对台湾政策更加清晰,必将影响东亚的国防和外交。最重要的是,将会改变台湾海峡两岸对于台军事攻击的效力重新加以盘算。

夏威廉认为,如果国民党的韩国瑜明年1月胜选,很可能会服务中国的利益。与现任的蔡英文总统不同的是,韩国瑜倡导九二共识。他是否会和蔡英文一样支持台美之间更密切的战略关係,也让人怀疑。

夏威廉在结论中说,随着中国越发强大,而美国也更加集中注意力在印太地区,战略模糊的重要性已经消融。美国如此的战略改变对这个地区所有的国家都有重大影响。追求与美国发展更密切战略伙伴关係的国家会支持,但也会有国家担心区域冲突会因这项政策改变而加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