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的卡夫拉指出,即便民主党人取代川普成为下一任美国总统,也不会对中国更温和   图:取自卡夫拉推特

美中贸易战越演越激烈,日前美国总统川普(Donald Trum)曾警告中国不要期待民主党的拜登(Joe Biden)可以取代他,而让双方僵局解开。日本《外交学人》(The Diplomat)九月份特稿刊登美国独立智库「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Chicago Council on Global Affairs)民调与外交政策部门助理主任卡夫拉(Craig Kafura)的1篇专论,指出美国民主党选民已经出现改变,比以前更关心外交政策,把中国当成美国大敌的比例更高达2/3,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民主党真能击败川普入主白宫,也不会对中国更温和。

卡夫拉指出,人们很容易误以为,美中关係转变是川普政府带来的,等他离开白宫就会恢复原状。但事实上,重新思考美中关係并非川普政权独有之举。有意争取代表民主党角逐2020美国总统大选的政治人物也都同意美国在贸易议题上起而对抗中国是正确的,只是对抗中国的方法可以再讨论。

卡夫拉分析说,在民主党众多争取出线的人士中,民调排名前5位(拜登、布塔朱吉、哈里斯、桑德斯、华伦)都将中国问题放在外交政策的核心。桑德斯与华伦都将中国定位为美国对抗威权主义扩散的挑战;布塔朱吉也同意桑德斯和华伦的看法,认为威权主义确实带来威胁,只是不希望採取全面性的国际竞争;拜登对中国的态度在过去几个月内也出现剧烈变化,本来认为中国对美国的威胁不大,现在主张要与全球的民主国家联盟来对抗中国。

卡夫拉指出,对中国的政策辩论不只攸关政策制定者的利益,更重要的是民主党选民的改变。根据2018年芝加哥委员会调查数据,45%的民主党人表示他们对有关美国与其他国家关係的新闻非常感兴趣,这是自911攻击击事件以来前所未有的高点。

过去数年来,民主党选民也更加支持美国的外交盟友,并且支持对外使用武力。

民主党选民对中国的态度也出现转变。在某种程度上,这来自于他们越来越支持美国盟友越。三分之二的民主党人(66%)表示,美国应该更加重视与韩国和日本等传统盟友建立牢固的关係,即使这可能会削弱美国与中国的关係。这点与2012年相比,不啻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时只有一半的民主党人表示相同(49%)。民主党人也将中国和美国视为竞争对手,而不是合作伙伴。从2006年到2018年,民主党在这个问题上存在分歧,但到2019年2月,三分之二的民主党人(63%)将这两个国家视为竞争对手。根据2019年皮尤全球态度调查,大多数民主党人(59%)对中国持不利看法,这是自佩尤民调(Pew)于2005年首次提出这个问题以来最不利的看法。

卡夫拉的结论指出,在这种情形下,即便民主党政要击败川普入主白宫,对中国也不会比川普更温和。

美中贸易战越演越激烈,日前美国总统川普(Donald Trum)曾警告中国不要期待民主党的拜登(Joe Biden)可以取代他,而让双方僵局解开。美国民主党选民已经出现改变,比以前更关心外交政策,把中国当成美国大敌的比例更高达2/3,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民主党人真能击败川普入主白宫,也不会对中国更温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