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 编按:本文经作者来信要求,标题和部分内容有修改,跟原始版本略有不同。

HackMIT

2015年9月,我收到一封来自HackMIT的邀请函,在这之前,MIT 对我来说大概是电影里比喻「不可能的梦想」的代名词,或是小学生拿来和同学开玩笑的麻雀理工、Made In Taiwan,我跟它没有任何关係、也不曾妄想过。

,第一次来到波士顿,也是第一次踏进MIT校园,映入眼帘的是如下的画面:1000多位来自世界各地的顶尖骇客齐聚在一间状似巨蛋的大讲堂,裏头闹哄哄的,大家有说有笑,而不认识半个人的我,顿时显得格格不入,只能默默静坐在角落,偷听其他人在聊些什幺。

1年参加12场海外骇客松的大学生(更新版)

忽然灯光一暗,几十间赞助企业轮番上阵,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向骇客们介绍这次将提供的技术、资源及奖项,眼花撩乱之余,我只记得第一个是Google。

準备离场时,突然有人叫出我的名字,回头一看发现是一位之前在北京清华骇客松(THacks)及密西根骇客松(MHacks)都曾打过照面的美国人,于是我们决定组队。

接着300多个队伍被导引进入两栋大型体育馆内,搭配着无限的食物及软硬体资源,準备开始一场24小时不眠不休的马拉松。

做专案的当下,我看着这幅景象,不禁思索着「这幺多人装在一个密闭空间里,万一发生灾害岂不是很危险?」边做边想,一下子整晚没睡就到早上了,眼看倒数两个小时专案还没做完,没想到这时候隔壁栋发生了火灾,让我亲眼目睹了一千多人避难的视觉化过程,逃离体育馆前还不忘拍张空无一人的相片留念。

1年参加12场海外骇客松的大学生(更新版)

前往比赛前,我带了一大箱的开源硬体、传感器、模组化套件,以备不时之需,其中有一组行动显微原型套件是台大学长给我的,希望可以在这场比赛中派上用场。刚好队友女朋友的父亲是一位分子真菌学领域的教授,于是我们胡乱地寄了一封邮件,好奇地想问他对于200倍率下,有哪些生物构造适合用机器学习的演算法来训练数据并进行图像辨识。

出乎我们意料之外,他竟然在五个小时后回信了,并建议我们尝试进行「镰刀型红血球、疟原虫红血球」的辨认。根据他的建议,我们开发了一款 iOS App试图将手机透过显微镜头拍下的大量照片,透过Parse传送至运用Clarifai Machine Learning API建置的伺服器,透过数据训练模型。

虽然时间、样本都很有限,但这套机制相比于传统实验室进行的红血球检测方式,能在近乎零成本的情况下,用手机即时反馈出体液中是否包含镰刀型、疟原虫红血球。

最后,感谢教授、台大学长,以及两间赞助企业(Parse、Clarifai)的技术支援,让我们有机会进入决赛,并在所有人面前进行专案成果演示。

1年参加12场海外骇客松的大学生(更新版)

因为这场比赛,让我认识了一些很棒的MIT教授,也更了解如何应用两间企业所提供的技术服务。然而令我觉得最有意义的,是和那位美国队友变成了很棒的朋友,之后我也藉机把他挖角进入我们公司,现在他在图灵机器人担任海外业务拓展总监。

HackNY

HackMIT 结束的下一週,我旋即飞往纽约参加第十二届HackNY,同时也是我个人的第12场骇客松。

HackNY的两位创办人现在分别是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及纽约大学(NYU)资讯工程学系的教授,听着他们述说当时身为学生时的筹办动机与过程,不仅令在场所有学生佩服,也为这场比赛揭开了动人的序幕。

1年参加12场海外骇客松的大学生(更新版)

每一届HackNY都会有一项主题,而今年以「智慧城市」为方向,由纽约市政府提供开放资料(NYC Open Data)让参赛者进行Hacking,也邀请到纽约市的科技长(Minerva Tantoco)来担任评审并颁发最佳城市骇客奖(Best Civic Hack)。

这回我和三位不认识的学生进行随机组队,而其中一名队友起初只是为了搞笑、故意选用和我名字(编按:Poseidon,也是海神的名字)相呼应的 datasets(Water Quality Complaints),没想到之后我们即以此为方向,试图透过相同的行动显微套件来辨识水中的杂质,让市民透过自己的手机进行水质检测,并透过手机定位将检测结果钉在纽约市的视觉化开放资料上,来达到市民互助、监督政府与环境的功能。

1年参加12场海外骇客松的大学生(更新版)

感谢纽约市政府提供的技术支援与开放资料,以及纽约市科技部长的支持,让我们有机会从众多队伍中脱颖而出,拿下最佳城市骇客奖,并受邀前往参加纽约市应用程式大赛(NYC BigApps)

这场比赛对我最大的影响,即是理解身为一位拥有网路技术的骇客,如何利用政府的科技及资源,对自身所处的城市与环境创造更大的价值。我相信当更多人实质参与、贡献、回馈自己的技术力量于社会时,未来在大家的心目中,骇客将不再只是窃取密码、盗用帐号的代称。

这位科技长鼓励我继续精进此研究,待专案成熟后与她联繫、讨论施行于纽约市的可能性。也因为这场比赛,让我有机会前往MIT Center for Civic Media做访问学生。

只期许自己前往之后,不会辜负众多贵人的期望,并能将前辈提拔自己的动力,化作帮助其他晚辈的原力。

作者介绍:

Poseidon Ho 侯海琦来自台湾大学资管系,于过去一年多参加 12个海外骇客松,目前在北京图灵机器人担任首席设计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