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绝不标榜菁英(No Child Left Behind)

约瓦斯其拉大学(University of Jyvaskyla)教育研究所所长瓦里亚维(Jouni Valijarvi)直言「芬兰没有坏学生」「我们承担不起放弃任何一个人。」「学得快的人可以自己学,学得慢的人更需要帮忙。」

芬兰没有贵族和平民学校,「排名」、「资优」的标籤在当地是大忌,教育文宣也不鼓吹这样的风气。平均每校约150人,班级人数不超过二十人。还有,老师绝不放弃学习速度较慢的孩子。历史上也有天才被误当笨蛋的实例不是吗?

当学生出现短暂学习困难时,老师会提出矫正计划,在课堂上或是放学后进行个别辅导。芬兰当地近二○%中小学生接受额外学习辅导。小朋友通常一两个月之后就不再需要特别协助。芬兰老师没有赶进度的压力,总是要等全部人都学会,才教新的课程。 芬兰反对对学生进行任何形式的「分类」或「排名」,更没有能力分班的文化。

老师必须具备创新思维及终身学习的意愿

瓦里亚维「有能力学习,才有能力创新教学,教育才会不断提升」他表示在芬兰,老师是「最爱学习的动物」。

芬兰企业也偏好雇用老师。据芬兰第一大报《赫尔辛基邮报》调查,芬兰年轻人最嚮往的行业就是当老师;中小学教师受民众敬重的程度,甚至超过总统和大学教授。每个孩童有老师为他们量身订作的学习目标。老师不会直接讲出答案,而是引导孩子去思考去找出答案。芬兰老师不是灌受knowledge,而是引导孩子该如何自主学习。

师资好,国家才可能强大

自1979年开始,当地教委会要求中小学老师属「研究型」,必须具备硕士学历,堪称是高标準的师资规定。老师必须通过层层面试确认其教学热诚与创新思维,录取率仅10%左右,在芬兰,他们很在乎老师是否具备终身学习的能力与意愿。芬兰政府给予老师和学校最大的教学自主权。班级大小、课程内容、学生课表,甚至是每年上课几学期都由学校全权负责;要教什幺、用什幺教科书,老师可以自由选择。教师在芬兰并非高薪工作。据OECD的调查,不论是新进或资深者,芬兰教师平均薪资低于比先进国家和欧盟平均值。

Photo By Craig F. Walker / The Denver Post

image source 

北欧採「综合学校」(comprehensive school)

七岁到十五岁的中小学生,不分年级,待在同一所学校学习。九年教育,学生课本,甚至交通和午餐费用全部政府买单,中央政府出资57%,地方政府43%。决策延续逾三十年,不因政党轮替而改变。

PISA测验中,芬兰校际差距less than 5% (差距最小的是人口仅三十万的冰岛)。2011年八月,路透社转用俄罗斯电台影片,刊登两张俄罗斯潜艇在北极海底下插国旗的照片,住在芬兰小镇的年仅13岁的teenager 塞罗丁看到报纸后,觉得怪怪的,于是动手找资料,确认这张潜艇照片是翻拍自电影「铁达尼」里面的一个片段。路透社被迫认错道歉。《经济学人》更在2010年为文建议,欧洲领导人应暂时放下所有活动,「回芬兰的学校上课。」自西元2000年开始,经合组织(OECD)每三年举办十五岁学生能力评估测验「国际学生评量计划」(PISA),芬兰青少年连续两届在阅读与科学两项评比称霸,解决问题和数学则位居第二。

♥推荐文:校园霸凌比例高|「在家自学」(Homeschooling)成为新兴选项….

♥推荐文:Finland is really good at stopping bullying. Here’s how they’re doing it.

芬兰老师学习学生学校教育教学教师创新

相关推荐